<b id="hj1nt"></b>

          <output id="hj1nt"></output>

          <form id="hj1nt"><ins id="hj1nt"><ruby id="hj1nt"></ruby></ins></form>

          <nobr id="hj1nt"><ins id="hj1nt"><rp id="hj1nt"></rp></ins></nobr>
          <sub id="hj1nt"><b id="hj1nt"><strike id="hj1nt"></strike></b></sub>

            <b id="hj1nt"></b><delect id="hj1nt"></delect>

              法律視角下的"滴滴"之責:企業協助破案有何規定

              來源:央視網    主編:朱景波    人氣:    發布時間:2018-09-10    

              這幾天,浙江省樂清市女孩晨晨乘滴滴順風車遇害案,受到輿論廣泛關注。案發后,有網友質疑警方和滴滴公司溝通嫌疑人信息的過程,時間過長,延誤了最佳的救援時間。有人認為是警方不積極立案,有人認為是滴滴客服流程臃腫,對乘客的安全意識薄弱,那么,到底是什么導致了警方和滴滴的溝通不暢呢?女孩晨晨又為何會因乘坐順風車遇害呢?

                搭順風車外出 半小時后發求救信息

                據晨晨的朋友朱某介紹,8月24日那天,晨晨要從樂清市趕到永嘉縣。當天13點30分左右,晨晨告訴她已經打上車,半個小時后,晨晨再次發來消息。

                被害人晨晨的朋友 朱某:2點09分發信息過來說,寶寶怕怕,這個師傅開的山路一輛車都沒有。當時我在忙,手機放在旁邊沒有看,2點27分的時候,我就趕緊發起了位置共享,但是她一直沒有進來,她發了“救命、搶救”給另外一位朋友,那位朋友很快就回她了,但是已經失去聯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滴滴接失聯信息 表示“一小時內回復”

                朱某介紹,這些朋友聯系不上晨晨后,從15時42分起,開始向滴滴平臺撥打電話,闡明事情經過,滴滴平臺表示“會在1小時內回復”。

                記者:失去聯系后,你們聯系了滴滴平臺,還記得是幾點嗎?

                被害人晨晨的朋友 朱某:3點多左右,這個電話是我讓我朋友打的。滴滴說一個小時內回復我們,盡可能幫我們聯系到車主。

                記者:之后滴滴平臺給你們回復消息了嗎?

                被害人晨晨的朋友 朱某:沒有,我朋友打完電話之后,我就趕去派出所報警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溫州市公安局發布的接處警工作通報顯示,當天下午16時22分左右,朱某來到永嘉縣上塘鎮派出所報警。

                永嘉縣公安局上塘派出所民警 徐偉峰:8月24日16時22分,受害人的永嘉朋友朱某某來我所報案。此前,朱某某稱她已與滴滴平臺取得聯系,客服回復稱一小時內給予回復。我當時就通過公安信息平臺查詢了趙某某的軌跡,并通過自己的手機號碼聯系趙某某的手機,但當時顯示已經關機。

                警察亮明身份 仍無法與滴滴客服有效溝通

                據永嘉縣上塘鎮派出所的民警說,之后他用朱某的電話和滴滴客服繼續溝通,表明警察身份后,滴滴客服稱將有相關安全專家介入處理此事,讓他們繼續等待。

                徐偉峰:17時13分許,滴滴客服向我們反饋,趙某某于當日13時許約了順風車,已于14時10分許取消了訂單,并未上車。當時我已經向滴滴客服質疑,提出在上車后怎么會在中途取消訂單,并再次提出要求了解該順風車車主及車輛的相關信息,但是沒有得到回復。

                而在樂清,聯系不到晨晨的家人,在17時30分左右,也來到樂清虹橋派出所報警。

                被害人晨晨的叔叔:我們也跟滴滴取得一些聯系,滴滴一開始有答復要4個小時以后,失聯或者出問題以后再提供車輛信息、車主信息。我們第一時間聯系滴滴也是要排查車輛信息,我們去沿途尋找,但是沒有得到相關信息。

                樂清市公安局宣教科科長 謝章安 :民警初步了解情況后,5點36分左右用報警電話跟滴滴公司進行了聯系,平臺客服回復說,需要三到四個小時提供查詢結果。民警表示這個情況非常緊急,滴滴公司同意加急處理,到了5點49分,滴滴公司回電話過來,要我們提供介紹信,兩名警官證等相關手續,民警6點04分左右將相關手續通過郵件發送到滴滴公司。6點13分左右滴滴公司向警方提供了滴滴車的車牌及駕駛員的相關信息。

                質疑:滴滴為何近兩個小時才提供信息

                從16時22分開始報案,到18時13分,警方用了將近兩個小時的時間才從滴滴公司拿到嫌疑人的信息,這也成為人們對滴滴質疑的源頭。隨后,樂清警方通過駕駛員信息展開偵查,十個小時后的8月25日凌晨4點,警方在樂清市柳市鎮抓獲了順風車主也就是犯罪嫌疑人鐘某。

                隨后,因為屬于重大惡性案件,樂清市檢察院提前介入該案。

                8月27日,樂清市人民檢察院受理了樂清市公安局的案件材料,經過審查,以涉嫌搶劫罪、強奸罪、故意殺人罪對犯罪嫌疑人鐘某依法批準逮捕。

                早有預警 案發前一日被乘客投訴

                警方和晨晨的朋友將報案的具體情況公布出來后,網友紛紛質疑滴滴客服處理報案的速度太慢,對乘客的生命安全不夠關注,就在這時,又有網友曝出,就在晨晨遇害前一天,嫌疑人就因為試圖侵害乘客被投訴過,但滴滴并沒有處理這份投訴。

                8月25日,同在樂清的林女士發布微博稱,自己在案發前一天也曾坐過嫌疑人鐘某的車。林女士說,當時鐘某借故拐到偏僻小路上,這讓她很害怕,于是,她就以跳車的說法,迫使鐘某停車,才逃了出去。逃脫后,她曾給滴滴客服打過電話投訴,并要求平臺查封鐘某的賬號,但是滴滴方面并沒有給出回復。林女士在微博中表示,如果滴滴方面及時處理,也許能避免這場悲劇的發生。

                滴滴道歉 稱負有不可推卸責任

                隨后在滴滴發布的道歉聲明中,也證實了這件事,滴滴承認自己的客服未及時對林女士進行回復,也沒有針對這一投訴進行調查處置,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。

                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 朱。作為平臺來說,你的安全保障義務中有一個很重要的環節,就是應對投訴發現風險點。

                針對滴滴客服為外包 專家有話說

                對投訴不處理,對警方的要求處理不及時,這將滴滴客服推向風口浪尖。在聚光燈下,滴滴客服被曝出,很多客服人員受聘于一些外包公司,最重要的工作內容,就是給客戶賠禮道歉,并沒有什么實質上的權限,很多問題都無法處理。

                中國法學會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研究會副秘書長 陳音江:無論是外包還是自營,我覺得這個不是關鍵,關鍵的是外包也必須讓外包方要做好這一些,而假設把這個只作為擺設的話,那你無論是外包還是自己做,都會存在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企業協助破案究竟有哪些明確規定

                然而,案發后,滴滴發表聲明稱,在接到警方依法調證的需求后及時提交了相關信息,不過,這個“及時”在警方和家屬朋友眼中,是長達111分鐘。那么,在法律上,對于企業給警方提供信息協助破案,是否有明確的規定呢?到底是什么導致了警方調取信息這個過程用了111分鐘呢?

                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 朱。現在法律規定是沒有這么詳細的,在偵查犯罪的時候,還沒有判斷到底應不應當立案,這個時候是不是要予以配合?警方如果在電話里面表明身份而缺乏相關手續和身份證明情況之下,平臺是不是應當予以采信?這就充分說明了平臺和警方之間是缺乏聯動機制,如果聯動的話,那么馬上確認,就應該減少這些程序和時間,馬上把信息交給警方配合。這是我們要看到的東西,而不是正常的法律上繁文縟節。

                111分鐘,對于生命來說,這個時間無比漫長,那么,如何才能提高警方和企業溝通效率,盡量讓類似的悲劇不再發生呢?

                中國法學會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研究會副秘書長 陳音江:我覺得數據平臺警方也可以同時隨時調入,運營數據對警方應該是開放的,以便于警方遇到問題可以及時采取措施,最關鍵的是真的要投入人力、物力去做這一塊,而不是說一個概念。

                企業是否應將數據提供給警方 兩種不同的這種提供的規則

                企業將數據提供給警方,這又會涉及到個人用戶隱私權益的保護和公共安全之間的邊界問題,而這,不僅僅是滴滴,也是微信、支付寶等一批互聯網公司面臨的問題。那么,這個邊界,應該如何界定呢?

                中國政法大學法治政府研究院院長 王敬波:我們在信息規則當中應該明確,在常態下企業應該向政府提供什么信息,出于日常監管的一些需要,政府獲得之后也要負有保密的責任,尤其是對于披露的個人隱私和商業秘密。第二種情況下,就是發生這種刑事案件或者是公共安全事件等等,在緊急情況下,提供的原則可能就要有一種超常的標準,比如說要更加迅速的去提供,另外就是要按照有關部門的要求,要全面提供,這是兩種不同的提供規則。

                三個月前 曾有類似悲劇發生

                這次人們對滴滴乘客安全的異常關注,不僅僅是因為這起案件中滴滴的做法讓人質疑,更是因為這已經不是第一次,三個月前,幾乎一模一樣的悲劇仿佛還在眼前。

                今年5月5日,鄭州女孩李某下班后通過滴滴叫了一輛順風車趕回市里,卻不料被司機殺害。

                三個月,兩起命案,這只是涉及滴滴司機刑事案件的冰山一角。

                2017年5月,重慶曾發生一起滴滴司機殺害、猥褻女乘客案,滴滴司機被判死刑,緩期兩年執行,目前判決已經生效。

                4年至少50起案例 被害人均為女性

                據不完全統計,在過去四年里,媒體公開報道,以及有關法院部門處理過的,滴滴司機性侵、性騷擾事件,至少有50個案例,有2起故意殺人案,19起強奸案、9起強制猥褻案、5起行政處罰案件、15起未立案的性騷擾事件,涉及到有50個司機,并且53名被害人都是女性。

                法官:僅北京一地就篩選出滴滴司機涉刑案24起

                針對這個問題,今年5月14日,北京市海淀法院網曾發布了一篇名為《滴滴出行車主犯罪情況披露》的文章。民法院的法官姜楠稱,通過在審判業務系統和中國裁判文書網中查詢歷史案件就能發現,2014年以來,涉及滴滴平臺的刑事案件,遠比公眾所知悉的要多。

                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刑二庭審判員 姜楠:我們限定了北京范圍內,刑事案件要發生在業務履行過程中,也就是說要么你是滴滴的專職司機在運行的過程中,要么是滴滴的順風車司機在履行平臺訂單的過程中。北京范圍內最后我們篩選出的刑事案件是24起。

                據姜楠法官介紹,從發案數量上看,這24起案件當中,發生最多的是盜竊類案件,占將近一半的數量。而發生的強奸、強制猥褻等性侵案件各有兩起。

                與此同時,姜楠法官發現,按照這一統計數據,滴滴平臺這類性侵案件的發案比例,并沒有明顯高于普通的巡游出租車。

                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刑二庭審判員 姜楠:跟傳統的巡游出租車包括黑車比,不能說它平臺的犯案數量比較高。但是,有一個比較明顯的特點,確實這類案件都集中在順風車上,也就是四起案件中有三起是順風車司機,還有一起是快車司機。所以,至少在滴滴的業態中,順風車的風險確實是比較高的。

                在梳理案件的過程中,姜楠法官發現,這里面還存在著由滴滴平臺衍生出的性侵案件。

                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刑二庭審判員 姜楠:什么叫衍生性的強奸呢?就是說這個乘客跟作案人第一次見面是在履行訂單的過程中,第一次順風車、第一次快車,他沒有發生強奸行為,但是兩者通過交易建立了一個社交關系,然后在第二次見面的時候,發生了強奸行為。這樣的案件也是涉及到順風車有兩起,涉及到快車有兩起。

                在梳理中姜楠法官還發現,平臺對注冊司機的核實確實存在疏漏之處,有一些惡性犯罪前科的司機通過滴滴平臺的身份核實,并從事相關運營活動。

                可以看見,在近年來頻發的涉及滴滴的刑事案件中,滴滴平臺至少要承擔審核不嚴的責任,那么除此之外,滴滴還需要承擔哪些責任?

                中國法學會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研究會副秘書長 陳音江:我覺得從連續出現的這種惡性事件,甚至在整改期出現的這種惡性事件,有關部門是不是應該追究它的行政責任,從目前披露的信息來看,應該也是沒有多大問題的,當然這個刑事責任可能要根據進一步的調查結果來看。

                姜楠法官提到,在涉滴滴司機的刑事案件中,順風車占比更高,其實,這與順風車的性質有著一定的關系,或許,你并不知道,順風車并不屬于網約車,也不需要遵循網約車的那些硬性要求。

                順風車屬非盈利性質 門檻低

                根據交通運輸管理部門的解釋,順風車和網約車是不同性質的出行,所以兩者的門檻也是不一樣的。順風車屬于非盈利性質,車主和車輛均不需要取得相關經營資格證書,以這次案件的事發地溫州為例,《溫州市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實施細則》對網約車駕駛員有明確規定,比如本地戶籍或者取得居住證6個月以上,3年駕齡,無不良記錄等等條件,對網約車車輛也有很多限制條件。而對于順風車,則只有三條規定,主要條件是不以盈利為目的,預先發布出行信息,每日合乘服務不超過4次,對駕駛員,駕駛車輛并沒有其他明確規定。

                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 朱。當時十部委出網約車新政的時候,順風車就不在規范以內,它相關的資質和相關的要求是比較開放的,為什么呢?因為順風車不是營運的,不是以盈利為目的,它不是運營車輛,是民間老百姓自己的車輛。所以,它的規定各個地方雖然不一樣,但是大同小異,一般都是規定次數、規定時間段、規定收費的限額,這樣把它的商用給限定成民用。

                中國政法大學訴訟法學研究院教授 劉靜坤:雖然在規范層面一般區分網約車和順風車,把前者作為運營行為,把后者作為中介行為,但實際上順風車公司也收取了一定的費用,只是比例上有一定差異,所以從本質上我認為仍然是一種經營行為。但它的經營性質確實與網約車存在一定的差異,它更多的是從信息匹配的角度提供中介的服務,即便目前把它定位為信息服務的中介,它仍然需要對信息的真實性、準確性以及危險信息的有效的識別和傳輸承擔一定的法律責任。

                專家提到,順風車本來是一種非盈利性質的互惠行為,但目前有些人、有些平臺讓順風車變了味道。

                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 朱。如果有這種營運性質的話,那它就不是順風車,這就必須要納入到快車或網約車的監管范圍里面。而現在平臺上確實出現了很多以此為盈利的個人,平臺是不是有放任這種情況的出現?我看也有。順風車很多地方是跟網約車不一樣,網約車都有條例了,順風車有的地方制定了,有的地方沒有制定。對這個新事物的管理,在沒有看清楚之前,我覺得寧可嚴一點, 沒有壞處,因為畢竟是安全要走在效率之前。

                中國政法大學訴訟法學研究院教授 劉靜坤:對行業的管理還是比較缺位的。這跟早期對順風車的法律定位有很大的關系,在本質上是一種經營行為。如果從經營行為的角度進行行業管理的話,整個管理層級就要提高,準入門檻、同步管理都會更嚴格,可能效果會更好一點。因為早期把順風車和網約車做了一個不是很規范的區分,導致行業監管也很難同步到位。因為使用的標準不一樣,由于已經出現了重大的風險,干脆就參照網約車提高順風車的行業準入門檻,提高管理標準,這樣既杜絕了安全風險,又提高了行業內部的規范運作水平,這是治本之策。

                面對滴滴存在的這些問題,各地監管部門密集約談滴滴,滴滴也發出聲明,表示順風車業務模式重新評估,在安全保護措施沒有獲得用戶認可之前,無限期下線。在聲明中,滴滴還提到,滴滴之前一直靠著激進的業務策略和資本的力量一路狂奔。其實,這并不是個例,這些企業在靠著資本大行其道之時,卻忽略了不應偏離的法治軌道。


              打賞

              取消

              感謝您的支持,我會繼續努力的!

              掃碼支持
              掃碼打賞,你說多少就多少

              打開支付寶掃一掃,即可進行掃碼打賞哦

  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朱景波
              麻酥酥自慰多次喷水25分钟_国产原创精品国产专区_欧美亚洲国产片在线播放_玩小处雏女视频在线观看

                  <b id="hj1nt"></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hj1nt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hj1nt"><ins id="hj1nt"><ruby id="hj1nt"></ruby></ins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hj1nt"><ins id="hj1nt"><rp id="hj1nt"></rp></ins></nob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hj1nt"><b id="hj1nt"><strike id="hj1nt"></strike></b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b id="hj1nt"></b><delect id="hj1nt"></delect>